2016新浪财经自颁典礼精彩实录

日期:2019-03-18 点击:

  新浪财经讯 由新浪财经举办的“2016新浪财经自颁典礼”于2017年1月19日在举行,以下为全部发言实录。

  主持人(马丁):欢迎来到由新浪财经主办2016新浪财经自颁典礼。我是马丁。

  主持人(马丁):这个大我就不用说了,“人人拥有麦克风”的媒介生态下,自呈井喷式爆发增长,成为领域的重要力量,新浪也一直密切关注自的发展与未来趋势。

  主持人(晓莹):新浪财经头条上线不到一年,但已经吸引了大批优质自、新闻机构、企业和智库入驻,聚合了最全面、最热点的财经资讯,为用户提供着优质、原创的内容。在过去的一年,我们一起努力共同成长,携手创造了骄人的成绩。截止到2016年12月31日,新浪财经头条共入驻自1646个,发文94436篇,创造了超过两亿次的点击量。

  主持人(马丁):感谢大家对新浪财经头条的支持!新浪财经每个月会发布财经头条号月度榜单,根据阅读量、活跃度、原创度等一些指标评选头条贡献和头条原创,今天来的很多人应该经常拿到这些项,也是我们新浪财经头条的佼佼者。其实目的很简单,就是想把大家汇聚在一起,在今天这样一个自时代,继续的为自己,也为我们网友提供新鲜的有干货的优质内容。

  主持人(晓莹):我们希望借此机会为各大财经自作者搭建一个沟通桥梁,共同探讨财经自的发展未来,我们也想对2016年优秀的财经头条号作者表示感谢和嘉!今天的颁典礼和相信希望大家都会有所收获。明天就是小年了,本次活动最后呢,我们还在活动最后设置设了抽环节,主办方为大家准备了华为最新款MATE9手机,各种购物卡,还有伊利牛奶,吃、喝、用都有了,之前签到放名片的同学一定要注意关注,没放名片的同学尽快去签到处放。

  主持人(马丁):我们准备3千多台MATE9手机手机,为大家提供,每个人拿几十台回去。(笑)这话听过就忘了。(笑)

  主持人(晓莹):谢谢各位嘉宾的到来,另外我们也热烈欢迎今日将要为我们作分享的获自代表以及到会的自各届朋友们,谢谢大家!首先,让我们有请新浪网副总裁邓庆旭为本次活动致欢迎辞,掌声有请邓总!

  邓庆旭:非常感谢主持人!我觉得主持人也是代表了自时代的发展,两位都曾经是我们新浪的员工,现在也都是大咖了,马丁我从这么几年就看,好像只能在嘉宾上看到,很少看到他主持了,非常感谢。我们今天这个主题其实有一个核心是财经自峰会,我们还有一个口号,叫“有笑•有泪•有看点”。2016年我觉得用这七个字来总结大家每个人的甘、甜、酸、苦、辣。因为刚刚我跟秦总过来的时候,他说每个自人不容易,跟围城一样,做自的想出去,外面看着很风光的自人还想进来,所以说“有笑•有泪•有看点”就是我们觉得这一年自的情况。当然我们这里面也有一个小小的广告,我们新浪整个自的品牌就叫“看点”,2016年的自就是“有笑•有泪•有看点”。

  其实我觉得我自己不看好自的发展,我觉得也是我们今天办这个活动的原因,我这里就奇怪,为什么钢铁行业也好、车行业,什么都没有“自”,为什么有自呢,每个行业都有门槛,为什么行业一个人就可以干,或者认为可以干出一番天地呢。一张从它出生,到它有一定的品牌,它是有一套体系支撑的,有培训体系、有品牌的积累,多少年积累起来的,我觉得靠一两个人或者说简单的有一两年工作经研究能出来做一份自很成功,我觉得是挺难的。所以说我特别不看好2017或者2018自行业的发展,但是我特别看好各位在座的发展,因为你们是我们从万万千千自里面挑出来的,新浪财经头条每进入一个、每入驻一个自的账号,就意味着已经了几倍于他的人没有通过,我们的用户的量是我们吸纳用户量的成倍、好几倍。因为财经自还区别于自。

  我看过一些财经类自,我觉得几乎,有一个周末我看一个自,说“王健林破产了”。如果是一个老百姓,没有什么行业了解的,王健林真的破产了啊?他可能会跟人,我们在这个行业的认为,不可能,肯定是假的。但是你看点击的时候已经点击好多次了,这是周六。特别巧,周日看到第二条是另外一个发的,“马云破产了”,我那时候觉得财经自真的,这样下去真的不行。早晨我看到一篇文章,说“乐视刚刚融资就宣布汽车停产了”,我觉得贾跃亭他就是再怎么骗他也不能昨天说今天就否吧,下面又有人说是、是骗子。所以我觉得,因为是需要主导的,一份它的信誉积累,让它有很多机会,包括自己勤奋也好,到现场调查、采集信息,又把它传去,我们有些自可能就是说,我刚刚离开,我可能热度还在,我的新闻线索也还有,而我这段时间我能做的还不错。但你会发现,向你提供信息的不多了,越来越少,第二,你自己也没有太多的精力到现场采集去,你慢慢就从记者变成了评论人,评论人是需要有水平的,不是谁都可以当秦朔,你评论不下去只能编了、坐那儿猜了,马云不破产才怪呢,王健林不破产才怪呢,因为你没有办法,要吸引人关注。但是我们还是愿意新浪财经投身于把一些优质的能够存活下来的有质量的、高端的,就是你们,从秦朔老师开始,这是几十年积累的,他们今天的辛酸和泪水就是他们的成就,卫峰也是老人,我们希望和大家聚合起来,做一份不叫自,我们本身就是有价值的、我们有付出的这样一个。

  所以说财经头条就是我们把自的一个,我们希望能够跟大家共同发展,虽然我不看好自整体的发展,但是我们觉得任何一个事物出现,大浪淘沙,最后都会沉淀下来一些人在这里面,或者他自己也会经历,或者会自己进步,所以我们希望以我们这个平台能够和大家一起来发展。

  刚才也讲到了,财经头条的是我们吸纳的成倍,不光如此,有一天我看到一个我们经常有一些首发得出来,有一个我说是我们首发的,他说不是你首发的,财经头条首发的,那种特别怪的滋味,首先觉得很高兴,会觉得人家也不知道那是我们打造的。所以说我觉得今天我看到在座的在财经的自领域我们能够想到的财经的大家,基本上都在这个地方,很高兴一会儿能听到他们的分享。

  再次感谢,希望大家继续一如既往的支持新浪财经、支持财经头条,我们一定不会让大家的工作也好、努力也好,白白的付出,我们一定会让我们财经头条跟我们下面的每个人的自成为一杆旗帜、一个品牌。谢谢!

  主持人(马丁):庆旭今天状态很好,没有稿子,说明说的都是实话。接下来除了庆旭的看法和机会之外,特别希望的是,大家怎么一起把自做好,还有如何给大家提供资源和钱。接下来,让我们欢迎新浪网战略合作部总经理乔宇介绍财经头条号与看点今年的合作以及新浪自计划。有请乔总!

  乔宇:各位来宾,各位老师,下午好!我跟邓总我们俩没对过词,刚刚听完邓总的讲话发现我的主题不是特别好,“天时、地利、人合”,邓总相对的对整个自产业略有悲观,我实际上非常非常赞同邓总的看法。我们做新浪看点业务做了有7个多月了,7个多月的时候,因为我们不光是一些像财经科技的,还有很多娱乐、体育,我们全品类,我们也发现其实良莠不齐,的是良莠不齐,有稳定的、持续的内容生产能力的自或者机构非常非常有限。

  大家会问,为什么新浪还会做新浪看点这样一个自平台呢?我们想是说,我们先提供工具,后面除了工具我们会提供一些帮助大家能够优中选优,能够让优质自出来的这么一套系统,跟庆旭一起我们把每个品类优质的自扶出来。

  这是我同事给戴了一个帽子,就是“当生活越来越进步,有越来越多的人会关注财经和科技”。现在VR、AR这么火,都是关注的结果,大家都在等待说所谓最专业的声音,我相信在财经领域最专业的声音实际上都在这个屋子里面发出声音。这块实际上也是我们专业的自的一个机遇。

  “惟有远识才能造英雄”,这句话说的有点空,但是在座的自能够坐到今天的大厅里,我相信都是有远识的自。

  我后面想跟大家分享的是说,如何做好自?我们跟庆旭一起来做的是,新浪看点这样的新浪自业务,新浪能够成为大家做自最佳的选择。

  首先我需要跟大家介绍一下新浪自。新浪自邓总说了,我们整个大的平台是新浪看点,实际上在财经品类有财经头条这样的产品,新浪看点和财经头条我们逐渐在做数据打通和融合。

  我给大家先简单介绍一下新浪看点,因为在座有部分了解、有部分不了解,更多的是财经头条的了解。

  新浪看点,是新浪网为自提供的一个原创的内容生态系统,是新浪的自阵列的一个核心。现在在新浪看点上已经有很多大咖进驻了新浪,我们的小美编辑给我放了6张图,我说为什么?说为了好看。这一共有6页,铺面了图,美编打回去了,说不好看。为什么这些自都会选择新浪自呢?因为在这里我们有全网最强的矩阵,刚刚邓总也说了,财经头条累计的阅读量多么多么高,一样的,新浪看点我们累计阅读量一样非常高的。为什么呢?因为有全网最强的矩阵。大家看一下阵容,这里有新浪新闻客户端、新浪微博、手机新浪网、传统的新浪PC端,我们现在可以做到,一天在四端发布,这四端构成了我们核心的竞争优势。

  “在这里,垂直优势让你的个性无限放大。”刚刚邓总也说了,财经头条累计阅读量已经超过了2个多亿还是3个多亿,非常之高,我这里面没有统计财经品类的,我统计了一下其他品类。这是我们在其他品类的情况,累计到12月,从5月—12月累计过亿的品类有这些了。其中新浪比较强的,娱乐、体育,包括、汽车这些领域,都已经超过5亿的阅读量了。

  基于这个我可以看到这些分发渠道帮助自的内容得到了分发,刚刚说微博、新浪新闻客户端、手机新浪网、新浪网。还有我们在各个垂直频道做的自的前端的产品,包括我们新闻中心的地球日报,包括财经频道的财经头条,还有军事频道的前端产品,汽车频道也有汽车频道的前端产品,我们内容辐射到各个前端产品。

  阅读数和评论数,左边这张图取了10月份的同一时段。左边这张图说的跟国足相关的一条内容,评论数25266,右边是当期某竞品出来的一张图,就是当周流量前三的体育内容,流量前三才30多万的流量,这个对比起来,30多万流量所产生的评论量基本上是以千计的,所以这个对比就能够看出来有很大的不同。

  除了流量,还有签约认证。这个签约认际上是跟微博一起来做的,除了微博现在有签约自,新浪看点有跟微博一起来打通,我们做了一个看点签约自,除了能够享受微博签约自的这些推广机会,看点还可以提供很多推广机会,另外还提供了一个上榜的机会。

  提到上榜就说到庆旭刚才给我安排的任务,让我说一下今年2017年在财经领域上新浪看点和财经头条能具体做的资源和钱。

  首先,我们2016年定期发布综合的榜单,是和第三方合作,每个月会有一个看点百强榜,后面我不知道2016年的Q3和Q4设了几个细分领域的垂直榜单,娱乐跟汽车、体育也都是了,同时去年财经头条也做了垂直榜单,我们在2017年会跟财经头条一起来合作,再把财经以及科技领域的垂直榜单重点来打造。这个榜单除了考虑到阅读数、考虑到影响力,还有点、评、赞这些参数作为参考,所以我们在2017年会重点推财经跟科技类的榜单,新浪能够帮助更多优质的自浮出水面。

  天擎系统,是我们在做的一个内容优选系统。刚刚邓总说了,周六看到了王健林去世了,周日看到了马云去世了这样的内容,天擎系统2017年已经上线了,上线以后能够把垃圾、涉黄、涉政、严重的违规内容去掉了。内容优选系统,通过一定的算法能够把一部分规避掉了。还有最后一道保障工序,我们各个频道在垂直领域的编辑的优势,我们各个频道的编辑能够介入里面,把关。我们天擎系统能够违规的内容得到得出来,帮助把关,避免劣币良币。马云去世的事,流量一定高,一定比宏观分析的内容流量高,所以我们要避免劣币良币的现象发生。

  强强联手,我们新浪看点2017年将联手新浪财经、新浪科技,逐步会打通产品以及我们的矩阵,共同财经品类和科技品类的优质自平台,希望能够为在座的优质自提供更好的服务。

  刚才说了那么多,我还说最后一点,就是我们还有秘密武器。刚刚邓总也说了,说自在家里怎么就能写出内容呢?成天编怎么行呢?我们也在逐步的想,能够真正为人和自人提供什么样的服务以及产品,帮助他写作。

  现在我们能做的是说,新浪我的看点助手上线了,能够帮助作者来看实时的热榜,这个热榜不光是大家能够看到百度热榜、搜狗热榜,这种搜索热榜,还有微博的热榜,微博热榜会远大于外面拿到的任何数据,这个热榜常有效的。我们还能做到的是说,定制的,第一时间把你想的这些账号的信息来获取。

  还有读者的快速分析,读者画像的分析,但是这块我们现在能做的,我们期望今年后面,比方说年中5、6月份的时候能够跟邓总一起来合作,真的是有可能我们会在人去做采访之前能够给各位自人提供更好的服务。我举个例子,我们现在还没有成形的一个产品的想法。比方说这是我老板常说的问题,说安排采访了,10个记者会采访他,10个记者问10个问题9个是相同的,老板很怒,说我1个记者1个小时,其中有50分钟都在重复话,很累。这种情况下我们能够为人提供什么服务呢?也许我们能够通过大数据分析出来过去我老板他今后的采访哪些问题都问过了、哪些问题他是怎么回答的,我们看到网友可能喜欢他想了解的问题,在这方面给予一些。这是我们想更多为自人服务的东西。

  “如果有梦想,玩命也会帮你实现。”我们希望能够跟邓总一起,为在座的自,为在座的优质的自,提供服务,提供成长的平台。谢谢各位!

  主持人(晓莹):谢谢乔总,刚刚乔总说了新的一年里又有资源、又有钱,所以大家一定对我们新浪看点和未来财经头条号发展充满期待。下一位嘉宾是我们人的偶像,当年这位江湖大佬离开传统去自的时候其实也是引发了一阵讨论,现在我们就有请秦朔朋友圈创始人秦朔来给我们讲讲为什么要离开传统,并且为我们解答自未来到底如何演变。有请!

  秦朔:大家下午好!自的价值在哪里,我想可能有很多,我今天到的比较早,所以就在庆旭的办公室休息了一会儿,看到了他为这个活动准备了一个发言稿。但是他上来以后没有用那个发言稿,发言稿是什么呢?那个发言稿就是传统的口吻跟风格。我昨天晚上在一个做了一个新闻的节目,大家都知道都是特别高大上的,像我们这样在座的做自的人往往都觉得自己很单薄,确实如同刚才庆旭所说,可能就是三五条枪、几个人的小团队,每天朝不保夕,的的确确是现实生活的写真。换到另外一个场景,我昨天晚上很触动,在那个大楼里我也是等,因为我节目时间还没到,在书架上看到很多书,让我一下子又回到了我以前做的20多年的过程经常看到的各种各样的、各种各样的指南、各种各样的,以及各种各样的基于传统理解框架里的那些所谓的新闻知识和教育。所以我昨天晚上就有一个很强烈的想法,我说这个能够给我们带来更多的安慰,还是我们现在这三五条枪这样日复一日的努力能带给你更大的安慰?其实如果不是说国家财政资源的支持,或者说国家很多政策的倾斜,今天的大媒在某种意义上都是空壳,因为他们已经不再真正跟现代的用户来交付真正的能力。

  从这个意义来讲,无论刚才邓庆旭自己的话表达,我们所有的人俑自己的方式跟用户做连接,这是自的生命之所在。不错,他们有很长的时间,有很长的历史,我们的的确确从我自己来说也无非只有十三四个月的时间,从这个意义来讲,我们这个品牌还常非常非常脆弱的。但是换言之,历史上你理解,特别是我们国内相关的品牌,真的有品牌资产吗?真的可能去连接未来的用户吗?可能会的。所以我觉得这是自今天也许会有很多很多的问题,但是我觉得从一个代表更先进得失生产和生产关系的长远角度来看,其实自也许在这个领域可能孕育的真实的长久的未来,就像今天我们说福布斯,某种意义上不都是当年的自嘛,不都是某一个人、一两个人,包括今天的华尔街日报,华尔街日报刚刚创办的时候也不过三个人,一开始油印的方法把跟一些跟市场有关的信息记下来。

  所以我觉得,今天可能还是在艰辛、可能还是在辛苦、可能还是有很多很多的问题,但是我相信只要你代表了一种正确的方向,其实不用怕远,将来肯定我相信5年、10年以后,可能在很多的重大的新闻的议题设置、新闻本身的梳理以及影响力的角度,也许在那个时候最有影响力的报道不是来自于我们今天所理解的传统,而很可能就是自做出来的最重要的有影响力的报道,更何况还有像今天这样的平台给大家做推广、推动。

  我今天想跟大家讲的一个大致的意思就是说,我还是认为自演进的径非常多,而且空间也非常大。(PPT)这个是在90年代末的时候出的一本书,写这本书的核心意思,就是他认为未来的一定是跟电讯、跟网络,跟这些方方面面连在一起形成的超级网络。那个时候仅仅是可能像我们今解的TMT的融合等等,在今天的时候,其实大潮或者作者在1980年的时候这种预计,他那时候就认为未来是互动的神经网络,我觉得今天变成了现实,当然变成现实核心的动因是智能的手机成为我们的第六器官。

  所以当移动互联网在07年的苹果、08年的、2010年以后的加速,其实你就看到,我觉得今天可以说真的是无处不在,你说是什么?为什么在上一轮选举的时候奥巴马会当选,这轮选举的时候特朗普当选,这是今天的,今天背后强大的动力,事实上是社交化的动力。当然这里面可能有问题,但是这是今天的。

  再讲金融,我相信在座的很多经历过在PC年代,比如说从05年—07年,05年6月上证综指958点,到07年10月16日6124点,接着到08年初到1664,整个从熊到牛再到熊的周期,可能要两三年的时间。但是因为有了微信,2015年的一年就从强烈的发动到高点到直接下来,因为今天的这样一种社交化的其实把很多预期以后达成的时间高度的提前了、浓缩了,事实上这个就是今天你站在意义所看到的金融。

  过去两年我都参加了阿里巴巴的“双11”,我都在现场去观察,我看到今年其实非常非常突出的一个特点,就是娱乐化、化、网络化、直播化、视频化所带动的消费,所以你说今天的消费跟也已经完全融合在一起。包括前几个月我也是在采访曹国伟先生的时候,他讲到一个非常非常有意思的微博的移动生态初步形成。为什么微博的移动生态初步形成呢?当然目前绝大部分生态里面的收入都跟电商有关,跟电商有关的收入又跟垂直意义上的网红有关,就是说我在新浪微博上垂直的页面里边,我为了有更好的到达、更精准的到达,所以我要用新浪提供的商业工具,我用了这些商业工具可以有更好的到达,比如我在某个省份、某个年龄的、某个阶层的、性别的,包括他用什么手机的,我把我的信息要到达给他,把这个流量最后转到我在电商平台里面的商店里面,形成循环的东西。说到今天的消费,如果说有一个网红能带动消费,在去年可能已经有5亿,在今年已经有10亿,他说是不是本身就变成了一个企业?你可以说他是一个,但是你可以说他是一个经济体。所以事实上,我觉得因为移动互联网的普及和智能手机每个人实时相伴、处处相随,其实就是引擎,你讲到、你讲到经济、你讲到文化、你讲到消费,你讲到很多东西,某种意义讲都化了。

  我觉得有两条线最终汇为一点,一条线是自身的演进径,这个过程中新浪发挥了很多作用,因为有很多跟新浪相关的,比如说最早的新闻门户的出现,比如说后来的UGC模式的出现,再后来新生代接受消费的形态或者风格的变化,接着道了微博了2.0的时代,2012年的号正式的运营,以及今日头条这样个性化的智能搜索引擎的出现,再到2016年的直播、视频的浪潮。我们可以去看,这是一条线。就是说让对于内容的生产很方便的各种各样的人都可以参与到整个内容,而且用最快的速度实时的到达他的用户,我觉得这是一条线。

  这条线里能看到的最为重要的结论,我们以前学学就是“形式即内容”,因为形式的变化,最后创造出来的跟这个形式相匹配的内容。你可以看到从PC到移动,到今天的直播,过去在线的都是传统内容的搬运工,今天完全不是这样了,今天是个性化的生产,我们今天所有的都属于个性化生产、个性化推荐里面的,最终移动实时、全化、多样化、分发渠道多端化就形成了。

  这个过程中的的确确有很多事情非常触动,举个例子,我一个好朋友,非常出名的证券公司的分析师,叫任泽平。有一次我跟他交流,他就突然提出这样一个问题,他说我今天真的觉得原来的没有意义了。为什么呢?第一个,他要每天经常去互动的这群人常有限的,我加入他的群我是第八个群,他每个群500人,现在已经有10几个群,就是说他主要希望连接的重要的机构投资者,因为他是卖方,买方相当多都是机构投资者,其实在群里已经有了。第二个,我要更大量的扩大我的影响力。当时差不多有10万的关注了,每天他在推送。现在的反应速度是,每组加进去以后,一个小时我的电话会议已经开了,所有的过程都是去中介化的,传统意义上的需求大大降低了。然后他在移动互联网上的到达速度远超传统再去拷贝他的观点,远远超过。为什么还需要传统呢?背书啊,我总要上两次CCTV2,我总要上一两次第一财经吧,传统对他信用有支持,但是他整个的环节已经不再需要了,某种意义上这就是全民的参与,这就是无数的专业人士的参与。比如像我自己的号里面,最近有几个礼拜登了上海的一个儿童医学中心的院长,超级网红,在他们这个领域里面也有十大网红,因为这些人很厉害,他知道医院的事,知道怎么接生,知道很多东西,过去他的属性没有办法表达。比如过去上海,我们上海新闻等等我去采访,现在不需要了。所以我觉得这种形式本身,产生了原来的我们理解的那个报道方式、报道内容以外的很多的内容。

  我觉得在每一个发展阶段,每一个平台都会有标志性的新的符号,比如说大V,比如说网红。所以我觉得我们这群人,我们所谓的自人,我们某种意义上在做一件什么事呢?就是当我们的中介功能慢慢的被全民参与过程中的人强制性的向外推的时候,因为我们某种意义上不再需要,我们不要自救,也得自己去做自。大家可以去看一两年整个传统,不仅中国,去看欧洲,最近透有一个关于2017年新闻发展报道,他有一个结论很清楚,就是说传统类的刊物还是在不断的裁员跟关门,就是说内容都不行,你看新的标志性的符号,各种各样的已经出来了。我们现在其实还很难说这个东西的模式是不是足够的成熟,但是我们的的确确已经看到了一些自,比如像罗胖类似这样的自的估值可能已经是二三十亿了,那是什么概念?那是一个传统的很大的新闻机构都达不到的估值,所以事实上有很大的将来。

  最后一个,这种传统的当然在不断的转型、在不断的融合,但是我觉得总体上还常非常辛苦的。

  这是我们刚才讲的自身变革的一个逻辑。另外一个逻辑上,就是比如城市化与消费升级。这个非常厉害,上次曹国伟讲,上一阶段新浪微博的强势增长就跟的下沉是分不开的,你在一二线他知道怎么健身,你到三四线没有啊,他要知道好的健身怎么教啊,怎么办?微博上。所以中国城市化和消费升级的过程,其实被整个包括自更大的空间创造很好的产品。

  第二,2G到3G、4G,特别这个东西变成了一个,原来是一个通讯工具,当变成智能终端的时候就是一个了,是一个的终端,而且是一个器官。相当于每天一睁眼、一闭眼、一举手,你其实就是在做内容的生产跟消费了。还有云的支持,所以让大量的抓取、大量的爬虫、大量的推荐、大量精准的东西到达,以及跟背后广告的结合,都发生了。

  第三,特别重要的,我认为中国的自特别特别好的一个方向就是,因为我们的移动支付太发达了,所以这种打赏是初级阶段,但是现在大量的会员服务,其实实现了收费如此的便捷,跟移动支付是分不开的。

  第四,整个文化的改变,特别是全球化影响的改变,使得我们不需要这样传统的类型去生产。

  所以我觉得,这条线和演进跟社会科技这条线的演进,最终这两条线汇集在移动互联网背景下的智能手机这个点的时候,就出现了跟社会的一体化,社会化的,社会也化,也化了,金融投资也化了,社会化了,化的社会形成了。

  所以两个方面,一个方面,本身会成为创造新的消费跟新的品牌的新的力量。另外一面,一切的组织本身也化了。在前一个层面,我觉得常深刻的一个变革,其实在上世纪80年代,当时在《后工业社会来临》这本书里面提到了,说在市场成为经济跟文化的交汇处的时候,在下一个1/4世纪将会出现一种情况,就是经济转而生产那种由文化所展现的生活方式,我觉得大师就是大师,这句话太重要了,经济转而生产那种由文化所展现的生活方式。

  所以为什么这么强大?比如在我们第一财经系统出去的创业者,跟我有关的,比如一条,现在一天最多的时候可以卖到过百万的电商产品,本质上是什么?本质上是今天我们的消费在消费那种由你所展现的生活方式,所以这个关系是完全不一样的,前面是被动的,我很被动的,我做新闻,我吸取用户,然后你有广告。现在不是了,我说买什么你买什么,我是主导,就像吴晓波最近做电商,我说我用新工匠的方法可以把原有各种各样的消费品种可以刷新,当然有非常大的挑战,但是符合了经济是要生产文化所展现的生活方式。所以我觉得这条线对于自来讲会有很深远的意义,一旦你能够展示出一种生活的方式,无论是生活的方式、情感生活的方式、物质生活的方式等等等等类型,无穷无尽的生活方式你能够展现出来,而且是有吸引力的,你会变成一个主导,最后你会变成一个经济。你在做的本身是在做经济,是在做消费。

  第二个方面,我们已经看得很清楚。就是说我们的的确确有相当多的组织、相当多的、相当多的企业,本身在化。比如说像董明珠这样的人,你说她是不是具备的属性。他提出来的说法,最后可以把线都改变掉。所以某种意义上今天企业的CEO,他是企业的第一人。但是我们现在还有大量的企业还没有看到这样的一种化的力量,以及对他的各种各样的效果。所以我觉得我们的社会其实在与的一体化,这是一个非常非常重要的趋势。

  下面我讲一下,如果把这样大的趋势梳理完以后就是一个机会跟挑战了。我认为机会是空前的,为什么呢?因为我觉得内容消费的多元化形成,传统的空间其实是很小的。比如说你可以新闻型,刚刚庆旭说的,新闻型,特别是严肃新闻的生产者,这个门槛常非常高的,对我们每个人的挑战是很高的,还有娱乐载体型的,我自己也不理解,我写一篇文章花10小时、20小时,最后点击也不行,就一两万,但是我看人家那一点东西,只是传达一种娱乐情绪,也是10万+,说明模式很多,人家也是一种模式。我看到很多的,曹老师那天给我打电话说,我们看你这不叫页面,你这是版面,说你办的样子。但是你看到有些人确实,人家是从中间写,然后混答,插个会,一会儿混答,一会儿一个音频,人家就是这样的,很随意的,不一定要按照我们传统的,我们以前在新闻系里学的那套东西,我不用你那个东西了,我就是表达一种娱乐情绪,有一种情绪连接,也是一种载体。

  然后我觉得兴趣知识型,是在过去的一两年时间里面特别明显,所以看到大量的内容付费,而且看到内容付费非常有意思,比如我办公是在喜马拉雅FM那个地方办公的,跟他们有一些版权合作,所以我办公的是他们免费提供的。现在你看一下,以前比如说刘雪峰(音)他们有几个人在第一财经写音乐的专栏,现在他们转到做付费的音乐知识的讲述,很火,几万人。你说199,过去给你写个专栏才能有多少收入呢?就是兴趣知识性的东西特别特别的旺盛。我记得上次曹国伟讲说,我们现在新浪是在几十个门类里面已经是一年内过10亿的点击流量了,基本上都是在知识、兴趣了,所以这个空间非常非常大。

  第五,生活服务。这非常非常大,方方面面的生活服务,很多很多。最后是行业服务,比如说电动车、汽车,很多的行业服务性,他就很强啊。所以我觉得主要是内容消费太广泛了,所以你只要抓住某一个点你都有可能。

  另外,商业径的的确确在多元化,除了广告、电商,现在内容的付费、会员的付费、社群经济都在兴起。所以过去人某种意义上的这种,就是说基于而成为一个特别大的经济产业,至少说他的高毛利的这样一个产业,过去大家的雄心壮志是不够的。包括今天的吴晓波、罗振宇,当年根本没有预见到他未来会有这样的商业价值,他未来可以做那么多的事情,而且很多的事情已经传统意义上的那样的事情。

  但是刚刚我讲到了整个社会、经济方方面面跟的融合趋势,给他们强大的赋能,你可以做各种各样的商业径的演示、演进。同时我觉得的的确确挑战是空前的,就是说这次的特朗普当选过程中Facebook围绕很多假新闻的问题引起的人们觉得说鱼龙混杂、莫辨的问题,还有海量信息以后过剩的问题。如果说走了非的经济实体之,就是做了很多经济实体的事情,效度和限度在哪儿,就是哪些方面的的确确是有效的,但是哪些方面可能是有边界的,这个边界在哪里,这些我觉得提出来一些挑战。

  同时,在自的过程中我觉得的的确确有一些值得我们去思考的问题,比如刚刚庆旭也提到了,就是说假新闻的问题。为什么我做的感觉到特别特别辛苦,除了说你选择了这个方式就比较辛苦,另外我觉得一个很大的问题是,现在可以引用的,能够直接引用的可信赖的、吸引人的比较少。比如我前一阶段写一个文章,涉及到《遗产税》的问题,《遗产税》在我们十五大报告里有那么一句话,结果在网上隔三五个月就有一个深圳要先搞《遗产税》的试点。后来我仔细的追根溯源才发现,原来这是一个的假新闻,而且深圳市都已经过几次了。但是现在在微信上、朋友圈里很多,最后你发现你没有办法引用,所以你就很辛苦。因为每个你再回去查原始的材料的时候,你会发现真的很多问题,所以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但反而的的确确对假新闻的繁荣提供了一个近乎完美的东西,刚才庆旭在那儿说乐视的事,我刚好开一个手机,发现跟它变种的各种各样的东西都来了,有一条就说,“刚刚拿到3亿美金,立即就停产”,快速的移动以后到了另外一个地方,另外一个地方据此又开始炒菜,这个菜可以不断的炒下去,的的确确是很大大的问题。

  现在是一个算法推送跟各种各样的所谓数据挖掘非常非常昌盛的时期,这个对于新闻业意味着什么呢?上次CCTV有一个《对话》,让我去参与,我提了一个问题,我就说你这个模式可以让人更好的认识自己,但是没有办法塑造出一个更好的自己。让你不断的去加强你的那些兴趣,但是前人的教育、新闻本质的东西是不能够让人一直勾勒的,怎么办呢?这些问题就出现了。内容生产的性如何保障?特别是我们都做财经以后,商业变现跟内容性之间的关系又如何去处理呢?这是作为一个问题我觉得可以提出来。我们内容生产者跟平台之间的关系如何,我们这么多的个体,我们跟平台之间的关系,什么是良性的关系呢?

  机器人,现在机器人已经出现很多了,现在是一个热点的集粹,现在越来越多的声控,将来随着人工智能以后,现在已经可以,你现在是我们去用眼睛看,比如今天下午的场景,今天如果是机器的或者有N多机器的摄像头,现在还识别不了,很难根据这个东西做出一个新闻,我们可能再几年就解决了,现在学习速度非常非常快。如果有很多工作将来由他们所提供了以后,对我们又意味着什么呢?

  管制越来越多,很多严格意义上来讲都是“无证驾驶”,还有那么多的404,这个对我们又意味着什么?积累了那么多的用户和品牌,一夜之间你OUT了、关掉了,那又意味着什么呢?这又是我觉得的问题。

  具体到我们个人的一些,我觉得,一个,还是要更好的认识社会,我说这个社会是一个广义的外部世界的概念,就是我们怎么从这个里面去找到一个机会,把我们自己的挖掘能力、生产能力、运营能力跟他去很好的结合。另外一个,我觉得更重要的是要认识自己。

  不断的有一些朋友问我,就是说你是不是应该做更大,你是不是应该有更好的一些思考,你搞了这么久还是小儿科,还是得你自己在那儿写嘛。但事实上我自己非常真实的想法,我觉得能够把现在这点事干了已经很不容易了。现在再去盲目的去做很大的扩张,风险其实是很大的,我能够在很小的地方做出一点点的不同,我觉得都已经让我呕心沥血了,怎么可能我还很快的铺很大的摊子呢。特别是我们在座的大家做财经的,这个挑战是更大的,比如说我觉得做财经其实很大的挑战在哪里?很大的挑战是我们如何获得社会的,不是说像我们搞文学创作,他也不是说我们到大自然里去写生,他是金融的在不断的变化,大量的信息,大量的每时每刻,他是一个快速变化的过程,你如何不落后呢?

  以前经常对我形成借鉴作用的,是当时的刚先生,他1994年下海了,做策划。他刚刚离开的时候,问他你认为什么是最大的不适应?他说看不到内参了,不适应。吴晓波,2003年、2004年离开离开,我说你最大的不适应是什么?说周一上午的例会不能参加了。周一上午的例会是干吗的?是周一上午分社领导和分社采编室主任传达,这些很多是内部口径和内部的事实,说明什么呢?说明这个人是靠信息的,你脱离了这个常非常大的一个挑战。

  像我,在我做第一财经11年的时间里面,光我们的就有两三百个采编人员遍布全球,我11月份去FT,有650个采编人员,光在得有16个,他还有那么庞大的撰稿人的队伍,你想想看,他是需要品牌背书、集体生产方方面面重要的条件持续互动积累,用这个信息锻造他的判断能力、加强他的判断能力,不断的锻炼他的判断能力,是这样一个过程,这是财经里面的精髓之所在。中国为什么没有经济学人,这次都去了,经济学人没有广告收入还是挣钱的,FT现在广告的占比已经从80%降到50%,他还是盈利,为什么?他内容足够强。他跟我们座谈的时候有一个IT很好的加盟过来,高手如云,这个才能够持续生产好的内容,然后才可以覆盖你的订阅收入。中国没办法,中国财经我做了整整11年,某种意义上也是很悲哀的,我们中国是什么呢?先搞了一大块的季报月刊,然后还要有一大堆工作指导类的,凡是冠以“中国”字样样有多少。所以这种市场的供给太多了,因此意味着市场里面能生产优质供给的人才太分散了,所以我们没有很强势的真正能够持续增值的,没办法,当然也有管制的原因,使得你没有办法,管制也是一种,中国很特殊的一个情况。

  我说的这个意思就是说,其实财经类的,从我自己的切身体会我认为,我们既面临着如何去在信息和知识的海洋里面提高自己的问题,又面临着如何用实践的现实的这样很多的信息来营养自己的问题,我为什么说?我每个礼拜“秦朔访问”,现在基本上在,核心的问题就是,这个访问对我来讲是什么,就相当于吴晓波礼拜一上午的例会和刚的内参,因为我没有几百人每天向我保题了,我没有那样一种场景。当然当你慢慢的建立了影响力以后,很多的机构会重新的来向你积聚,这是肯定的,但是这个过程你需要跨越,对我来讲这个过程的跨越也花了很多很多力气和时间。所以我认为,自如何来认识自己,这个常非常重要的。我觉得我们的独特性在哪儿、我们的风格在哪儿、我们的立足之本在哪儿,我们要仔仔细细去想这个问题,哪些是我不擅长的,但是哪些我可能是有偏好、我擅长的,要不许不断的在这个地方加注,这件事情是不能够停下来的。我其实一开始也很有雄心壮志,我一开始觉得说,先搞个矩阵,然后矩阵里面再搞N多的号,接着开始直播,现在我觉得在我一件事情没有做好之前绝对不干第二件事情,我觉得这是我们每个人要想的。

  其实我很喜欢,有一些特别轻松的,这是风格化的体现,有一些我也很喜欢,但是很不幸,因为我当总编辑时间太长,所以一直被抽到,只会讲空话、套话,很多虚的,所以现在以分析为主,更加辛苦。当然最后你会发现,你要你的这样一种偏好,这是第一个。

  第二个,你怎么平衡个人跟机构、专业团队的关系。从眼前来看,读者是反机构的、反团队的,道理很简单,今天我们看财经类的各种各样的号里面,以及一个组织,比如一个、一个他们推出来的所有的号你去看,凡是有人格化特征的,都会比没有人格化特征的栏目有很大很大的优势,但是这样一种趋势能够有多长的生命力、能够持续多久。换句话说,对你个人的人格化意义上的喜好,我个人认为其实风险也是很大的。比如说你个人的生产质量问题、专业程度问题,甚至个人生活操守的问题,方方面面,你还能走多久。最后都会从个人慢慢的机构专业团队的建设,这个东西我认为才会真正的持久,这个会成为一个旗帜和符号,整体的还要借鉴优质的特别好的体系化、制的优势。

  我的团队到现在只有10个人,但是我相信在自里面能够做到3校不太多的,我们每篇文章大概4校,拿过来以后我们有负责的编辑是要全部看过的,我搞了一个校对组,校对组里有我自己的弟媳妇,是一个的副刊部的主任,所以她的文字功底常过硬的,中文系硕士毕业的,还有我邀请了一些人,包括我们第一财经总编室的人,因为我怕上方方面面犯错,的确有很多我们需要把关的,包括我们后面还有两个人,包括我夫人也会看,就害怕出事。到最后不管什么情况下我都会看一遍,确确实实不能逐字看,但是和、内地和,什么类似这样的问题我是不会出的。必须这样子才能建立某种意义上的标准。

  最后,我们跟平台怎么互动,我刚才也提到,多端化的趋势,所以我认为自的生产的确是要跟更多的端口进行更加丰富的合作。我们未来的模式就是说,现在我们的人也在增多,内容多了以后我们会根据不同平台的需要,现在不是说一个稿子到处平台撒,而是有一些稿子要定向跟平台的属性相关联,这些是我们的一些思考。

  最后一个,自如何建立长期的品牌资产,我觉得这个其实就是我前一段在广州搞的新的千会的时候提出的一个概念,我觉得自还是要有他的责任的,这还常重要的,否则你怎么去建立长期的品牌,这还常非常困难的。

  最后我认为,我们的自在强调自己的利益及我们自己的属性、我们自己的风格、我们自己的这个层面上,我们一定要,没有跟别人没趋,我们就没有生命力了,包括跟传统相比,我们都没有优势。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我觉得要把自己到底,但是在另外一些方面,我们的的确确就要去想我们对于跟我们连接的外部的利益相关者究竟能够提供什么样的价值,围绕这些东西确确实实有这样一种责任也好、这样一种判断也好、这样一种也好,只有这样我们才可能有比较顽强的生命力,能够不断的前行。

  主持人(马丁):谢谢秦朔老师的分享。说的特别高屋建瓴,特别是最后那段,弟媳妇都出来了,不容易啊。

  主持人(晓莹):本轮我们将颁发四个项。第一个项,可能和我们今天的主题有点不一样,我们将颁发给传统,但我们项的名称叫做“最具影响力财经新”。为什么这么说?因为新时代这些仍然是与时俱进,捍卫了自己的江湖地位,下面就让我们看看谁获得了这个项。

  主持人(马丁): 获得“最具影响力财经新”项的是:21世纪经济报道、证券时报、每日经济新闻、经济观察报。恭喜四家!有请新浪网战略合作部副总经理乔宇上台为“最具影响力新”获者颁!

  其实问题很简单,大问题就一个,自这么风起云涌,传统江河日下,你们什么时候走呢?离开自己所在的原单位?

  证券时报(孙先生):我觉得这个问题提的很尖锐,但我想这样回答,传统江河日下也谈不上,可能很多自走了传统仍然站在这个台上,就是说大家都有的空间,不是说你死我活的这么一个关系。

  每日经济新闻:我做每日经济新闻我们是做了很多,从上海到成都,故事比较多,这份,包括到现在做的新,基本上我重要的事件都参与了,大家想一直做下去,只要体制不发生重大的变化,如果有重大变化就很难说了。

  21世纪经济报道(李建华):刚刚主持人说了,传统江河日下,但是我并不这么认为,有人说传统不做新是等死、做新是找死,但是我也并不这么认为,我觉得传统还是有一定的全面性的,所以做新还是有它的优势,像刚刚各位老师说的,在吸引人方面,我觉得传统做的还常不错的。

  主持人(马丁):您是在传统做新板块业务,如果做传统的传统板块业务,你想跳吗?

  21世纪经济报道(李建华):我本身也是传统跳过来的,我以前是传统这块,在同单位转岗的,当然也向各位自多学习。

  经济观察报(杜惠)我们也是内部转岗的,最早的时候是一个边缘的部门,这几年赶上好时光。其实我们传统做内容,我们要内容的原创,还要内容的价值,位读者提供更好的一些新闻的产品,也是打造我们影响力的重要的一些指标,这个是自也是没有办法比的,但是我们也是现在占领了很多新的渠道,把我们的内容进行更好的。秦总也是说信源的问题,我们其实在上个月的时候人力资源还做了我们全体记者的信源的培训,也是不断的在加强和融合。经济观察报今天的新的内容总监也来了,其实这个应该是他来领,明年新浪再颁这个的时候也请我们胡老师上台讲几句,谢谢!再次感谢新浪,感谢新浪财经,感谢新浪看点!

  主持人(马丁):谢谢,一看今年没少领,说的非常周到,获词都说的很。其实昨天我看了一篇文章,再一个自上看的,是尹泓,他说传统的敌人既不是传统也不是自,只不过大家怎么样适合大家点对点的,可能活力和生命力就能延续,就是一个融合的过程。我们再次掌声送给四家传统的代表。谢谢你们,谢谢!

  主持人(晓莹):接下来颁发的是下面这两位获者,是财经自领域最知名的两位意见,“财经自意见”,获得这个项的有两位。其中一位, 他,关注经济、金融投资和商业领域,深刻解剖商业人物,聆听商业脉动,“记录中国时刻,推动商业文明”的,在视频、音频和文字多领域横向发展,用心生产优质财经内容。这位获得财经自意见的是:秦朔朋友圈创始人秦朔先生。

  另外一位获者,他被誉为国内最出色的财经作家,在自时代,他拥有国内较大的互联网财经社群,最大的具有IP属性的财经自平台“吴晓波频道”,揽获220多万微信粉丝。以独特的视角细数企业家们走过的,讲述财经热点新闻背后的故事,梳理与商业相关的绯闻,所创内容受到极大关注和热捧。

  主持人(马丁):这位获得财经自意见的是:秦朔朋友圈创始人秦朔先生和吴晓波频道创始人吴晓波先生!请新浪网副总裁邓庆旭先生为请两位获人和获人代表上台颁。

  主持人(马丁):给大家特别说明一下,吴晓波老师现在没来,他派代表来的原因是他今天不在,我们邀请的时候他非常高兴的说,那个时候,我不在啊,我带着高管团队在北极开年会呢,北极,估计现在也冻手冻脚的,在北极开年会,大家想象一下,品是北极熊吗?说明自如果做得好的话,也可以在不同的地方开高大上的年会。

  回到颁典礼,下面这家获的自,在2016年做得风生水起,他们的“小目标”是先建立一个新联盟,据说要超过国民老公的影响力。“最具影响力企业自”获得者:万达号!恭喜! 有请新浪网财经科技事业部商业及市场中心高级总监赵镜波为获得者颁。

  主持人(晓莹):这一轮颁我们还有一个重磅项。2016年我们财经头条号里,涌现了不少创作力极强的自。接下来我们把目光投向他们,获得2016最具创作力自项的是:面包财经、功夫财经、DT财经、德林社、野马财经、一条财经!恭喜各位,有请高樟资本CEO范卫峰为“最具创作力自”获得者颁。

  主持人(马丁):感谢获自,请就座,请范总留步。范总,接下来是您跟我们的分享时间,高樟资本投了多少家自了?

  主持人(马丁):所以接下来您跟我们的分享是关于投资有关的吗,自创业?

  范卫峰:在座有很多我的老朋友,还有一些证券时报的前同事,非常高兴有这个机会跟大家汇报一下在财经新领域我们做的一些探索。我自己是一个相对较早的财经人,从2000年进入证券市场开始,2001年进入了证券时报,在证券时报一干就干了14年,一直干到2015年,把、、、电视、网站都干了一遍,2015年年底成立了高樟资本,我们一共投了33个项目,但是跟我的职业经历有关系,有这个原因,所以我们当时创业的时候就跟LP说好了,说我们在财经领域一定要投的比较多,为什么?因为如果在财经领域都没有投好,那我们出去不好意思见人啊。所以我们汇报一下在财经领域投的一些事。

  大范围来说,我们整个行业的变化感觉到非常非常大的变化,这些变化核心的动力是什么呢?是技术,是技术的变化推动我们的进步。从户以来,我们邓老师完全经历了每个过程,从财经门户,财经门户初步的撼动了传统的地位,接下来是博客,然后是微博,然后是微信号,最后在微信号这一波中传统被冲击的最为惨烈。技术的变化产生新的趋势,每一个人根据新的渠道去生产不同的内容,我们内容风格的变化是和技术和渠道相关的,不是因为人在创新,而是因为技术在创新。所以内容人不必妄自菲薄,但是也决不要高估自己的历史地位,你是一个技术变化的结果,内容的变化是技术变化的结果,在竹简的时代我们写文字都比较精炼,在纸张的时代我们写文字就罗嗦了,这是因为渠道变了、载体变了。

  有一次我看到这么一句话,当时就把它记在了笔记上,“时代车轮常常会碾压死那些推动车轮前进的人。”在每一波的转型中,一出来的时候都有一批勇于尝试的,但是他们不一定会笑到最后,我觉得自这波也如此。最早的那批自人,其实现在很多并没有享受到太多的成功的果实。

  高樟资本在选择项目的时候,大家看这个项目有两个维度,很多人讲的比较多的是用户量,其实耽搁用户的商业价值也是很重要的指标,你的东西是谁在看,他看这个东西的目的是什么,他是被推送的时候看的,还是主动收缩看的?这里边被推送看的和主动搜索看的同样都是一个PV无,但是此PV和彼PV,同一个PV的价值是完全不同的。如果说我们只是点一个PV量的话,在座的财经相信你的一篇文章,一般来说你是无法和“范冰冰在红地毯”这件事情PV量相比的,所以我们要找到属于自己的道。

  我们因为在财经类投的稍微多一点点,所以也观察了他们在一年以来,有的是半年以来,有的是两个月以来的发展变化。大概在商业,在内容上我就不多说了,因为内容各位都已经是专家了,商业,前两天我总结了一下,它的商业大概有不脱离9种模式,9种模式我都会举一个小案例,这个小案例所举的项目都是我投的项目,并不是为了做广告,而是为了确保我所讲的案例数据是真实的。

  第一个,品牌营销。这是最多人做的案例,我们投了一个项目是迟的“商业人物”,商业人物广告的品牌收入现在开始有一个比较快的增长,基本都是一些国内著名的企业,很多企业一上来签的大部分单子都是百万起的,他自己也出了几本还不错的书,比较新的一本在机场,现在还都能看到,是《庆后的传记》,他积累了相当多的对国内企业家采访所谓的一种许可权。其实“商业人物”可以做的事情,基本上这两家在过去历史中已经充分的探索了,我们只需要相对去参考参考我觉得就足够了,对迟老师来说,他所需要的更多的不是太多的创新,他只需要沿着福布斯和中企的道继续前进,把这个事情在新上干就行了。这个项目我们投完之后后来也是一位资深的财经人自己出资也投了。

  第二个,偏金融一点的,我们投了一个卢山林的项目,叫“读懂新三板”,我投的时候线多家自是以新三板为目标市场的,但是那个时候老卢还什么都没干,我觉得他的子都是对的,前面我们都聊过,但是没有投,不投的原因什么?他们都不是从投资者角度写新三板的,他们都是从新闻角度来写新三板的,从新闻角度写PV大、广,从投资者角度写,坏处是PV没那么大,好处是你投资者阅读目的是为了找适合投资的新三板公司,所以我给他的商业模式起了一个名字,借鉴我原来的老东家的做了一点变化,叫“信息披露增值服务”,他目前的客户,我们参考了证券时报的很多收费模式,年度服务,包括一些定增变化的时候有更多的增值服务,目前2016年的上半年开始收入了,2016年的收入有一千多万,大概217年,按照目前签单的节奏,估计应该到三四千万这样的水平。

  他的计划有两个,这个公司现在有30号人了,刚刚前几天也搬到了相对比较高大上的望京SOHO,离开了原来特别土鳖的一个小破楼。2017年读懂新三板会发表3万篇新三板行业报道,他的文章,目前是每天50—100篇,所以微信号已经完全容纳不下,他已经自己做了垂直网站。像秦老师刚刚说的,走出个人化,变成机构化。我们还可以看到一点,我们投的项目相对来说它的机构化的方向常明确的。

  从愿景是什么呢?连接新三板的信息、人和交易。今年在,他会有在全国巡回的一系列的做市商大会、新三板公司全面的一些服务,包括直接打通新三板的投资者、券商和挂牌公司,他的一个基础是什么呢?是新三板的挂牌公司目前有1万家,但是这个市场中我们在座的都是专业人士,但是我们在座的能够说出来公司名字,我相信基本都不超过100家,就意味着99%的新三板公司是默默无闻的,他们也需要融资、也需要交易啊,不管做什么事情,找资金、找题材,都需要做。但是一个直接抓住了新三板主体人群的眼光和新闻的,是他不能绕过去的,当然也不能绕过新浪。

  大概的愿景,希望成为新三板领域的《中国证券报》到新三板领域的东方财富网,这是一个美好的愿景。

  我们公司有三个LP,LP之一,昆仑万维创始人周亚辉说了一句话,说“我们做了一个有趣的研究,结果发现做1亿美金的公司最重要的是跟着牛人走。”我们把这句话引入到自领域来是什么呢,做1亿美金的自公司的秘诀是跟着牛人走。读懂新三板创始人卢山林我觉得就是这样典型的案例。这个项目在我们投了以后已经融两轮了。

  第三个,知识和信息付费。我们投了一个项目叫扑克投资家,在上海是大商品领域的第一财经新,创始人叫林辉。前面的迟是在经济观察报等,林辉以前是在彭勃商业周刊,大商品领域第一他做了两个产品,一个叫潮汐社区,连接了国内大商品领域主要的投资人。在此之上做了一个活水商学院。潮汐社区有很多付费内容的东西,活水商学院也是这个样子,他做了一段时间之后,这个项目的流水已经比较可观了,这个活水是针对大商品垂直市场的信息资讯这么一个服务。有兴趣的可以去看一下,但是这个东西比较偏门,去看的人一定极其是业内的,最终定位为是一个大商品市场的知识和信息的阅读商。

  第四个,我们投了一个比较奇葩的垂直,石油Link,很多人会说,说石油领域有什么好做的,后来发现石油领域其实不小的。而且石油行业好处是,根本没有人跟它竞争。这个做了一段时间,他的收入目前是做了半年,半年时间做到了接近500万的收入,其中有接近300万的利润,目前正在打造一个基于这个的交易平台。

  第五个,也是很多垂直在做的,类似于我们做的文娱创业里面第一三声,是做一个财务顾问服务,前不久才开了一次年度大会,宣布和华兴逐鹿X达成战略合作,华兴逐鹿X是花兴资本非常有命的财务顾问领域,但是在文娱领域他需要更多的资源跟他合作。另外他也发起自己成立了一个新的基金,在行业内、产业内进一步扎深,去刨更深的金子。

  第六个,研究+投资,这是我们刚投不久的一个,目前还没有太大的知名度,以前是雪球上非常有名的机构,三钱三两。这个创始人是斯坦福回来的,做消费品行业的研究,专门定位于消费品行业的上市公司,国内外上市公司的研究。其实他们这个团队是要成立一只专注于消费品行业投资的二级市场的投资中美股票基金,后来我跟他聊,我说你这个可以先搞成研究机构,再搞成,同时不耽误你这个基金,结果我们以的估值投了这个基金公司。这种模式可参考性不强,但是依然是很好的模式。后来跟我们一起投的有一家国内著名的母基金,有这个母基金的投资之后,他的公司发基金的时候可以更加顺畅。

  第七个,我投了一个垂直的面对资本市场并购重组这个领域的,叫市值风云,创始人也是以前传统的人,在21世纪经济报道。这个项目是一个专注于资本运作领域的,受众面一定不会大,上市公司的老总、董秘、投行这些人,我们投完之后也就大半年的时间,目前以1.5亿的估值要投他的人已经有三家机构。打造中国市值管理第一品牌,只服务于公司。

  第八个,蓝鲸传媒,财联社,蓝鲸和财联社的商业模式,很重要的一点是切入C端的证券高邑,财联社聚集了大量直接关系股票市场的客户,券商为什么以这么大金额投资他上游的融资,也是看中他对A股市场这种价值。

  第九个,B端的我投了一家并购优势股专注于并购市场的,他已经成功的匹配了几家并购基金的公司,这件事情听起来不是那么受瞩目的事情,但是这个商业模式真的挺好的,利润挺高的。

  做2C和2B的人要求不同的气质,2C的是对人、对内容的理解,2B更多的是的是你对利益分配这件事情理解的深度,做过的人都知道。

  第十个,这个小伙子在上海,我当时投他的时候,我就觉得他做一个地产行业最好的自够了,我当时想都没想过,原来地产行业也可以做内容电商,这个老师当时跟我吹的时候根本是不行的,但是12月份的时候他做了一个尝试,他的号叫“线月份的时候发了一篇文章,介绍了绿城在海南的项目,当然他自己经过精心挑选的,这条发出去之后微信3万用户,打电线千个人,飞到海南去看房的人有100个人,最后成交10套房子,每套房子价格200多万,佣金4个点,这篇文章他收入了100万卖房的佣金。但这个事情,收的钱不算大钱,100万。但是对我落说有一个触动是什么呢?我们原来认为卖房子的事情是极度重决策,后来发现原来对于中国的某一些人和某一些房子来说,不是那么重度的复杂的长期的决策,这个事情干出来之后,很多地产商和他做一些合作。他的房子不错的,变成买手逻辑,此前都是卖手逻辑,他这个变成买手逻辑。

  垂直细分,以高樟资本系财经新为例,谨慎新三板,还有商业人物,新经济100人。三声,42章经,石油Link、真叫卢俊的地产观、三钱二两等。前段时间和温总见了一次,我说温总,我现在就是把证券时报的每个板面拿过来投一遍,温总表示认可。

  接下来也请各位帮我看一下,除了这15个领域还有哪些可以投资的,我们也在思考,希望大家有好的跟我们分享。

  最后,有人经常问我们一句话,是不是自创业、垂直细分行业没有机会了?我分享一句鸡汤,“植树的最佳时机是20年前,第二好的时机是现在。”

  主持人(晓莹):谢谢范总,不光分享,还自带广告。作为一家原创自,首先要活下去才能活得好,感谢范总刚才从资本和商业模式的角度,告诉我们怎样才能不仅活下去还能活得好。

  说到原创自,我的脑海中就浮现出每天写啊写啊写的辛苦身影,但其实他们呈现给读者的都常有趣的内容,有一类自的脱口秀节目,去年特别受欢迎。而财经类的脱口秀节目,其实并不多,在我们的平台上,有一个号由于短小精悍风趣幽默,还特别犀利的风格,得到大家的喜爱。我之前在新浪工作,就是为这个号发文章,平时发一个文章可能1、2分钟,但是发这个号的文章可能10分钟,因为他们的内容太精彩、太好看了,欲罢不能。接下来就有请刚刚的获者德林社创始人李德林先生为我们来讲讲他们每天的大戏是怎么开讲的!

  我们德林社听上去有点像说相声的德云社,确实我们都是“德”字辈的,但是个郭德刚没有一毛钱关系。我们这个主要是二级市场的投资,准确说是股票。

  创业对于我来说是一件很陌生的事情,因为我在证券市场周刊做记者做了13年,没有挪窝,并且每天看13张表,这个过程中刚才范总也非常清楚,我们专业里边的枯燥,数字并不代表着没有故事,故事背后的总是令人震撼,我最后在2014年的8月跟我的前老板递交辞职报告的时候,其实我从单位走出来到回家的地铁上一直在翻自己的手机号码,我在想我离开了原来的单位怎么,因为原来的单位可能会有很多的荣誉,你可以写很多觉得有影响力的报道,那是平台赋予我的力量,其实跟我个人真的没有什么关系。所以离开了之后我就在地铁上一直翻我的通讯录,以至于创业的前面几个月我都不敢跟朋友们进行联系,当然我去了一趟邓总的办公室,我说我创业了,看跟你们新浪怎么合作。当时邓总正在吃盒饭,我印象非常深,说,兄弟,你很勇敢,需要什么样的帮助你就说话?真的很感谢邓总。

  其实我在地铁里边翻了我的手机通讯录之后心理是哇凉哇凉的,因为我不知道以前在证券市场周刊那个平台上的资源我还能够利用多少,所以创业第一天开始夜夜惊心,以前睡眠很好,但是创业之后真的是夜夜失眠,经常睡一会儿起来想一会儿再睡,最重要的是,写了13年的专业类的,我想做一个改变。跟我一起的合伙人同学说,你挺能讲故事,我说我能讲什么故事呢?你说讲历史、讲社科,已经有前辈了,逻辑思维罗振宇,讲商业已经有吴晓波了,我说我没得讲,尽管本人也曾出过晚清系列历史类的书籍,卖的还可以,但是我觉得这个不是长久之际。我选择了一个,那就是还是我的老本行,证券投资。其实我真的很羡慕秦朔老师和吴晓波老师他们选择的领域,因为他们是一个大商业的概念,而我选择的证券,今天我说了什么,明天甚至下午就可以证明,什么意思呢?我一直在考量一个我选择的这个是不是最后别人说我是黑种,因为现在股市里边的黑种太多,凡是向C端提供内容或者资讯的99%都是黑种,因为他们绝大多数时间都是在赌,因为我觉得有两个不做的,就是我的底线,具体的某一只股票不聊、走势不聊,我只讲证券背后的故事,讲风险、讲数据。比如我们在股灾之前连续发了好几篇文章,炒股不得不看的数据、致命的数据等等,包括在2015年的牛市来的前三天我们当时有一个很充分的标题,叫做“万亿海啸牛市”,当时发在新浪,发完了之后其实我当时特别,万亿成交量不来怎么办,谢天谢地,第三天来了。

  我们发的数据,第三天股灾也来了。其中我们有一个用户,是山西来的,跑到我的办公室,夏天特别热,他就问我,当时还没说话之前我就在想,这哥们是要问我股票呢,还是问什么?结果人家只问了一句话,说你告诉我你当时为什么说那个数据不得不看,你是怎么分析出来的?因为数据大家都能看,炒股看资金嘛。然后我们做了一个差额比率,哥们没听明白,我就给他讲了一个澳门赌场的故事。最后哥们说我怎么样才能跟你有更多的交流?后面我们会讲,这个容易证伪的生意之后我们是如何提供产品和服务的。

  比如跑到我们公司来的小伙伴,我们不叫小伙伴不叫粉丝,我一看哥们穿的特别普通,我就问他,我说你现在持仓多少?哥们说这个数,我说10万?哥们摇头,我是100万?又摇头,我说到底多少?他说现在不多,只有1千多万,我觉得现在市场不太好。我们的客户作为一个垂直领域怎么样去找到客户,我们德林社有一个强大的数据系统,专门从方正集团做数据的挖了一个我们的技术总监去做,要捕捉到我们的客户什么样的信息呢?就是他家住哪里、他的电话是多少、他的股票资产有多少、他家里有几套房子,基本要做到这个地步。也就是说,如果在我们的系统里我们现在有几万个电话或者几万个微信的一对一的联系里边,我们可以做到准确的在第一时间,比如我的产品销售可以给他打电话说,这个产品适合你,因为我们很快会推出我们的什么产品。

  我们的服务提供什么?我们服务除了线上下,线下比如说我们有千人跨年的峰会,我们峰会上上台的嘉宾必须给他提高含金量,因为讲投资不是开玩笑的,所以说你的管理资产必须要到60亿以上,对不起才能够上我的年会讲的,为什么是60个亿?因为几亿、十几亿运气特别多,尤其是做量化交易,根本看不出水准来,而我们最重要的一个嘉宾,比如说他管理的资产是1.2万亿,目前是中国最大的,我们最后出场的庄家,可能大家会很奇怪,你不是瞎扯嘛,对不起,不是。在2016年12月千年跨界峰会在深圳,我们的庄稼是做了很多只的股票的庄稼。我们2017年有至少10场的线下服务。

  对于我们来说,找准了我们的客户,我们提供服务。因为我之前做证券新闻,经常看三张表,我觉得如果没有现金流的公司都是耍,如果不以盈利为目的的创业都是诈骗犯,因为都是钱的嘛,尤其是投资者的钱。所以说我们觉得,不论是怎么样的一个创业,现金流非常重要。有人说为什么你不融资?我说我现在的现金流很好,并且我马上要投两个公司,我说我有得是钱,我不需要融资。

  可能很多人看到这四个字觉得你太扯了,怎么又扯到财经娱乐化。因为中国确实有股民和基民将近1亿多,这个市场是足够大的,但是我可以告诉大家,做C端的线%的都不是你的客户,都是来打酱油凑热闹的,为什么?因为前面我们讲了,那些个C端,马上就是告诉你说,你告诉我哪只股票要涨,哪只股票不涨,我什么时候该买入、什么时候卖出,他对你讲的道理毫无兴趣,你要想让他给你出钱,基本上就算挖他家的祖坟,因为都是想来赚钱的。所以说在证券领域要想做到C端的话,很多人说我可以从他C端,除了你去进行导流交易以外,其他的都不是好生意,在我看来都是的。但是他C端怎么做?C端的流量确实对我们很重要,为什么我们德林社会有那么多的订阅户来我们的平台,说我天天在这儿讲故事,讲故事风险,还请一些大佬给他们一起讲故事。包括刚才秦朔老师说的,就像现在宏观里边最牛的人。

  怎么样才能继续和大家一起玩呢?就是财经娱乐化,2017年我们德林社准备一个大额的投资项目,跟华谊兄弟出来的团队进行一些财经娱乐化方面的合作,这是因为我们的财经娱乐化,比如说我们每周四有一个财经配音秀,监管部门主动找到我们,希望跟我们进行财经娱乐化方面的合作,包括交易所,包括的监管机构,都是监管机构的头跟我们转发来说你们这个很有意思。尤其监管机构的产品,国内基本上所有的私募、公募都会发我们的娱乐化的产品,在未来的一条道上,财经娱乐化是我们的发展方向,同时FOF这种产品,我们会跟国内最一流的投行进行一些资产配置方面的合作。谢谢!

  主持人(马丁):谢谢德林。他每天录脱口秀不容易,了800多期了,我们为这800多期鼓鼓掌,真的挺不容易的,还有一个更长的就是罗胖,4年了,所以很多时候做自,并不是说你已经具备了能力、行业资源或者是你已经能够拿到投资人多少钱或者现金流的问题,“”这两个字有多么的重要,的话起码能干掉跟自己一起出发的这批人,时间越长这批人越少,说明你真的守到了云开月明的那一天。

  接下来的分享者是来自面包财经,分享也是关于内容创业自己的一些感受,我们掌声有请面包财经CEO先生。有请。

  :各位好!我是面包财经的创始人。之前我在想着分享的题目是这个叫做“内容创业到底有没有未来”,今天我突然发现到场的跟我想的不太一样,因为来的都是大咖,至于说他有没有未来已经不用说了,因为大家都在。我就在想刚才邓总讲的,他说他不太看好自的未来,其实我想跟大家讲的是,他到底有没有未来?其实自和其他的行业没有任何的分别,总是有90%甚至95%的人是没有未来的,只有一小波人是有未来的。包括像新浪财经头条这么多作者,这个屋子就这么大,只能坐进来这么多人,也就是说未来就在这个屋子里面。可能新浪的财经头条他们有这样一个小屋子,其他的平台也有。

  最近一段时间很多朋友在问我说,我如何去把这些巨大的流量导到微信号上去。我们从一开始的时候就没有去非常在意粉丝的数量,因为所有的粉丝都不是我们自己的,我们在微信上粉丝是微信的,我们在新浪粉丝阅读是新浪的,我们在今日头条、在网易、在搜狐、在凤凰,都不是我们自己的,我们根本就没有拥有可以去聚集粉丝的这样一个平台,也就是平台想让你没有粉丝你瞬间就没有粉丝了。内容到底如何做呢?我之前一直讲说,如果把内容做到极致你就具有了溢价能力,之前我们是每天出一篇内容,周六、周日的时候还不更新,后来我发现一篇的内容完全不能支撑一个团队创业,如果是个人是可以的,跟很多的平台合作去做一些保底的分成、广告分成,他也可以收入的很好,比以前去打工,在里面去做一个记者或者一个编辑收入高很多。但是作为一个团队来讲,远远不够的。现在我也看到很多同行兄弟们做自,开始增加他们的数量,除了质量以外还要增加他的数量。一天一篇的内容在很多平台看来根本无所谓,但是每天如果你能生产,就像刚才范总投的一个项目,说他要做到100篇一天,刚才听主持人马丁老师在那儿小,怎么做,其实我们也是傻的人,非常的,我们目的是今年中旬的时候做到50篇。

  刚才秦老师也提到提到说信息源的问题,可能是从以前传统说我的信息源是可靠的,新来的信息源不知道到底是从哪边来的。但是信息源可靠吗?我们今天回过头来看一下上市公司发的公告,有几家没有问题,我们不是说有几家有问题。你去看一看这些上市公司发的公告,有哪一家没有问题的。把一个“万”字写成“亿”字,当然中国二级市场的投资人去买股票的这帮人也不看,我是希望更多的投资人都能去看一看这个财报,哪怕他看不懂,至少去了解一下,不可能说一家公司他有5千万人吧,哪家公司会有5千万员工,他就会出现这样的错误,就没有人去监管他,有吗?有,有监管部门,但是这种海量的信息没有人真正的用心去把它提取出来。

  所以后边我们面包财经做的事情就是说,我们有一个口号加“为价值而生”,这句话看起来很空,我们真正做下来一点不空。很多人在不同场合说自发展起来是什么样子的,半年以后、三年以后,我觉得很不靠谱。现在很多人都不知道半年以后发生什么事情,你怎么说一年、两年、三年,我非常不认可大家说我们是自,我觉得我们就是财经内容的供应商、提供商,和很多的平台合作,能提供更多的内容给到我们的读者。但是内容供应商和自边界越来越模糊,让人很难分辨,后来我们发现我们拥有了属性反而让你在商业变现上有更多的可能性。

  刚刚范总提了九大武器,我想问问在座的内容创业者们,哪一种符合你们?没有,每一家财经的自做的内容和他的方向、和他的盈利、商业变现都是不一样的。很多人都认为说,我做财经类的,这么多家都是竞争对手,其实完全没有一样的。在这里面我也认识很多朋友,财经类的,在不同的场合也都看到过他们,我就从来没发现下面坐着的财经类的自能有两家一样的,做的内容完全都不一样,看似一样,大家都叫财经,但是做的内容完全不同。

  所以自到底有没有未来?我也不知道,因为两个礼拜以后的事情谁也不知道,但是我只是知道我们现在是把所有的精力和我们的钱都投到了内容生产去,他有没有未来?我自己认为是有的,所以我们就把更多的资源、资金、精力都投到内容生产。

  今天我本来想好了一段我要分享的主题,但是我听了前面几位老师讲了以后我就不太想去讲这些内容了,也就跟大家分享一下,每一个平台都有每个平台的价值,千万不要想着把某一个平台的粉丝到另外一个平台,只有一种可能性,自己做的平台,把粉丝全部转到自己的APP上,不做APP其实是没有的,你就在平台上是可以的,但是真正想做大必须要有自己的平台,因为别人随时切着你的喉咙。谢谢!

  持人(晓莹):谢谢王总的分享。刚刚最后一句话非常犀利,虽然跟之前准备的内容不一样,但是也是给我们指点了一条明。近几年有一个词特别热门,就是“大数据”,好想你一旦做一些跟创新有关的东西,但是如果不跟大数据沾边的话就会显得自己特别的OUT,大数据跟我们财经新闻、跟我们财经自又能怎样搭上关系呢?下面就有请最具创作力自获者DT财经主编王小乔为我们带来主题分享。掌声有请。

  王小乔:感谢新浪财经,也非常欢迎大家能够在这样一个寒风和大风当中的下午来到这里。刚才主持人也提到了,说现在有一个词特别火,就是“大数据”,我相信大家也会想说,你们这个财经自是玩大数据的,你到底怎么玩的?包括新浪财经这边也是来跟我沟通的时候也说,你一定要多讲一讲大数据,大家最关心的就是这个。所以我今天要讲的重点是大数据时代作为一个财经我们怎么去玩数据的。

  刚才面包财经的说了,大家都叫财经,但是做的东西都不太一样,确实是,我们叫DT财经,但是我们做的是一个数据新,我们自己经常开玩笑说,我们是一个不做财经的一个财经。

  我可以先做一下介绍,我是DT财经的主编王小乔,我在做DT财经之前是南方周末的,我在南方周末经济部做了9您的时间。在来到DT财经刚开始第一两个月的时候碰到一件事情,这件事情对我的触动非常大,是什么事情呢?天津大爆炸的时候我们在做新闻,我们之前做新闻是5W和1H,后来发现天津大爆炸的时候多了一个D,在8月12日天津大爆炸发生的时候,我们看了百度的迁徙地图,发现很多人流变化的轨迹,这是以前做新闻想象不到的事情。同时我们也借助我们的资源优势,这个资源优势待会儿再说,看了淘宝搜索量的变化,什么东西搜索量的变化呢?口罩和外卖的搜索量的变化。很有意思,口罩和外卖的变化是3倍的增长,这些都是在大数据时代我们能看到的一些新的变化、新的新闻点,他展现的是灾难后的人们生态的一个变化。当时给我最大的触动是,我们发现说在新闻当中,时代已经促使新闻当中需要增加大数据这样的因素了,我觉得这就是我们的一个起点。

  来看一下我们经过一年半的尝试之后今天是一个什么样的新,我们是一家数据新,我们怎么来做这家数据新,首先我们是数据新闻,数据新闻是我们的起点、是我们的基石,我们用数据来去看这个时代的商业和消费的变化。

  数据新闻我们来去做新闻,来去做一些深度的分析和报告。接下来下一步我们来去做数据报告,最后我们去连接了跟数据有关的人和机构,然后形成了一个这样的循环。我接下来会专门的分别来讲这三点。应该这么来说,我们的口号叫“用数据来看消费”,刚才范总开玩笑说,希望大家能提供一下还有没有什么赛道是他们没有覆盖的。我原来也认识他,跟他认识一年多的时间了,我特别想跟他说还有我们这个赛道他还没有覆盖,我们这个赛道就是与数据有关的赛道。

  我们致力于成为大数据领域的专业平台和数据分析智库的财经。我的背景刚刚做了小小的巨头,说待会儿跟大家说。我们是第一财经和阿里巴巴合作之后成立的一家财经新,所以我刚才有提到说,我们用我们的这些资源优势去查了一下淘宝口罩和外卖搜索量的变化,这就是我们的资源优势。

  首先看我们的基石和起点,是做数据新闻。这是一个动图,是什么呢?是VR体验店的变化和分布,我们做这个新闻是因为观察到VR现在体验店非常多,我们传统做新闻的时候可能会写说增加了多少多少家,但是没有一个特别视觉上的体验,OK,我们用地理信息可视化的方式做了一张动图,能清晰看到从2015年开始到2016年的年底,在线下是一个快速的扩张,这是一个直观的视觉上的体验和感受。

  第二个,罗永浩,大家都知道老罗现在他有一些变化,这个变化除了用嘴来描述之外你还能做什么,我们去爬了老罗过去两年微博所有的语言,进行了语意分析,看出他确实变成了什么样的人,感兴趣的可以大家回头去看我们号的这篇文章。这里面我举的,因为这很明显,特别有趣,我就看说,老罗这些年@最多的人是谁。

  用数据洞察大消费领域。我这里特别想跟大家分享一下关于这么火的大数据到底怎么来看它,其实就像IT、互联网这样的概念刚开始火的时候一样,大家会觉得互联网了一切,其实互联网本是就是一个工具,互联网在改变所有的行业,大数据现在也就是一个工具,是一个方法,它在改变所有的行业。然后我们又从中挑去了现在同样非常火的领域,就是大消费的领域,我们来看数据怎么来改变这个领域,怎么用数据来去看这个领域,同时看数据怎么改变这个领域,这也是我们爬了天猫的数据,然后来看内衣这个行业,究竟消费升级,内衣的品位升级,升级到了什么样的层面。

  这里面还会从中发现很多新的一些服务的信息,就是从雾霾这样一个数据的变化当中看出来说、上海、广州、沈阳和成都这五个城市哪个城市最适合户外运动,哪个时间点这个城市最适合户外运动,所有这些都是我们爬下来数据、分析数据最后可视化的方式告诉大家的。

  总结来讲,第一块很明确,我们确实做2C的东西,就是告诉一些对数据感兴趣的,死派的读者,告诉他们说你们可以从里边看到这些、看到这些,都很有价值。但是我们自己也在问我们自己,虽然我们有很强的背景,我们有第一财经和阿里巴巴的背景,但我们知道我们一定要市场化,也要赚钱,这个时候这个场子投的比较多的靠什么来赚钱,内容创业能不能活下来。我们就开始探索说怎么来去赚钱这件事情,这个时候我自己这么多年在传统从业的经验告诉我,在这个时候真的到了谷底了吗?真的没有希望了吗?我自己一年多算是半创业的感受,我觉得应该来讲说其实内容付费的时代真的已经开始了,尤其是专业的真正的有价值的内容付费开始了。所以在这个时候我们要做的,不是说去怀疑这个行业,而是真的是去用人的、内容人的多年积累下来的经验,去发掘真正对这个时代有价值的东西,让更多的人去为他来付费,这个人可能是一些C,但更可能的是一些B,他们会对这些东西感兴趣,我觉得这个是内容人活下来的一个根本,我相信内容付费的时代已经到来了。

  我们目前做了一些尝。

上一篇:小米新闻发布会开始 新浪财经全程直播


下一篇:没有了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使用协议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 广告服务 | 友情链接| RSS订阅| baidusitemap
@2018-2088
凤凰城市网-凤凰城市驿站-凤凰城市驿站网欢迎您版权所有盗版必究!